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P41 纪律审查
2018年02月
分享到:

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铜陵市郊区专管办原主任程银海违纪违法案件剖析

2017年6月,铜陵市郊区纪委对该区“两矿一公司”专项管理办公室(以下简称“专管办”)原书记、主任程银海,严重违纪问题进行立案审查。

  经查,程银海违反政治纪律,对抗区委巡察和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廉洁纪律,违规收受礼品礼金和领取通讯费补贴;违反工作纪律,不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违反群众纪律,在申请低保项目过程中优亲厚友;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利用职务便利,收受他人财物,虚报冒领财政资金,私设“小金库”以及挪用公款。2017年9月1日,程银海涉嫌违法犯罪问题、线索已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程银海从一名煤矿的技术人员,到企业的管理层,再到专管办的领导岗位,并当选为市、区人大代表和区委委员,这是组织培养,人民信任的结果。然而,程银海却忘记了组织的重托和专管办广大职工的信任,不为人民谋福祉,只为自己贪私利,思想堕落,利欲熏心,贪婪腐化,造成了国家资金的浪费、职工利益的损失,也严重损害了党员干部的形象。

  独揽大权、为所欲为,党内生活不健全

  自程银海接任专管办党工委书记后,以行政会议代替党务会议,党的政策贯彻不到位,党工委班子集体决策名存实亡,往往一人说了算,重大问题不经过集体研究自己做决定,民主生活制度不健全,从不与集资建房议事小组成员讨论资金使用问题,导致集资建房资金无监管。2012年1月,某公司因资金周转困难,公司董事长找到程银海,希望他提供帮助,方便资金周转。程银海未经集体研究,擅自决定将财政拨付资金400万元借给该公司使用。

  虚报冒领、随意报销,把单位财务当作自家的提款机

  程银海走上专管办领导岗位之后,为使自己用钱方便,指使人员长期虚开发票套取现金供自己使用,每个月现金没花掉就存到自己的建行卡中。程银海还利用财政资金长期为自己购买购物卡,2010年到2016年间,程银海以工作需要和协调拆迁户及日常应酬为由,指使多人为自己购买购物卡,共计24.02万元,这些由单位资金购买回来的购物卡除少部分送人而外,大部分供程银海自己开销,其个人的手表、皮包、衣物等均是这些购物卡购买。2014年家庭所买车辆的汽油发票7000余元,甚至自家宴请的发票也公费报销。

  2012年1月取消通讯费补贴,程银海无视规定仍然让会计另设工资表给自己发放通讯补贴,直到被审查。
借机敛财、来者不拒,大肆收受他人的钱财物

  程银海作为集资建房项目负责人,项目资金的最终审批权掌握在程银海手里,很多项目经理和工程承包商不得不与程银海搞好关系。项目建设期间,程银海收受他人大量现金、购物卡、电视机、手机等等。 2011年9月生病期间,程银海收受服务对象礼金达5.5万元。2014年5月,程银海乘其子结婚之机,收受服务对象的礼金近2万元。此外,程银海利用掌控项目资金的审批权,通过给项目经理放贷获取高额利息10余万元。

  欺上瞒下,充分利用权力谋取私利

  专管办管理的是大通煤矿、碎石岭煤矿和双龙公司关停后的下岗职工,困难职工占比很大,政府对这个困难群体的照顾政策也很多,比如集资建房政策和低保政策等等。程银海连这些利益也不放过,看到有利可图,也不忘了自己。 2002年1月,程银海将居住在池州老家的父母的户口迁到铜陵,安置在郊区天峰社区,并给其分配公房一套,但其父母并未迁来同住。 2011年,程银海以其父的名义取得梦苑社区集资房一套, 2014年,程银海将该集资房倒卖,获利近6万元。

  2010年11月,程银海默许其妻子隐瞒事实为程母申请铜陵市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 2015年3月,其母因病死亡,其父接着享受低保待遇,2015年6月,因其父买了其
它政策性保险而被取消低保待遇,违规领取低保资金5年多共计19302元。

  阳奉阴违、表里不一,地地道道的官场“两面人”

  程银海在专管办工作期间,总是给人谨慎、廉洁、笑眯眯的老好人形象,但他一面是台前讲清廉,一面是台下以权谋私,大搞权钱交易;一面要求别人洁身自好,一面自己却贪图享乐,道德败坏;一面对领导阿谀奉承,百依百顺,一面对群众似虎威严,横眉冷对,百般与民争利益;一面信马列,一面却供鬼神,仅他办公室就长期存放着从九华山开过光的纸符有4张之多。表面刻意拒绝参加单位相互吃请,维护自身形象,私下却经常与项目经理们亲密走动,接受吃请。表面上程银海积极为两矿一公司的职工四处奔波,跑政策,争资金,是为党为民无私奉献的好干部,实际上他是充分利用资金审批权,给项目工程承建者们进行“照顾”,为自己也能分一杯羹,把群众利益早丢到一边,群众评价他为心中无民无党唯有其自己的“笑面虎”形象。

  大肆敛财,花样翻新,终是伸手必被捉

  程银海违反党的六大纪律和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最终触犯法律,其方式方法可谓花样百出。自2007年主政专管办以来,一路虚报冒领,见利起意。2010年前后,两次接受项目经理倪某的约请,带领下属前往金孔雀泡温泉。程银海还有一个爱好,就是聚会打麻将,他打麻将可不是玩,而是敛财和享受。因为他打麻将只选择下属和项目经理,而且打麻将只赢不输,这不仅满足了其高高在上的“威严”感,更是其在贪图享乐的同时变相敛财。

  2011年,碎石岭项目某承包商为了感谢程银海的“帮忙”,拿出20万元以示感谢,程银海表面推脱一番也就没有收下,承包商也心领神会,说道:那就帮你存着吧。在随后时间里,程银海几次盘算着如何要回那20万元。2013年,他以儿子结婚差钱为由,要回了那个20万元,但程银海并不满足,仍将那20万元放在承包商那儿收取高额利息。 2014年,程银海以买车为名,最终连本带息取回22万元。

  2013年前后,程银海家添置了5套房产,其中3套进行了装修,项目经理们或无偿提供装修材料,或出钱出力,程银海都心安理得地予以接受。

  随着程银海越滑越远,组织给程银海改过的机会很多,给予过关爱提醒,约谈,诫勉谈话,但程银海都置若罔闻,依然我行我素。通过一段时间的组织审查,程银海开始醒悟,在“两规”间不止一次地写道:莫伸手,伸手必被捉。是懊悔,还是警醒后来人?亦或二者皆有之?虽然其违纪路很长,但最终还是逃不过党纪国法的严惩。 F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