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改制资金“盘活”到自家企业
P36 案例剖析
2018年08月
分享到:

将改制资金“盘活”到自家企业

——全椒县发改委原党组书记唐陈腐败案件剖析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的行为,不仅已经破纪,更涉嫌犯罪? ”

  “这都是我长期担任单位一把手,却不学习党纪和法律,最终变得狂妄自大种下的恶果。走到今天这一步,是我罪有应得。”面对审查组人员的讯问,原全椒县经信委主任唐陈悔恨地低下了头。2018年5月,唐陈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把警示教育当“耳边风”,说一套做一套

  唐陈,1961年11月出生, 1988年5月入党,先后任全椒县对外经济贸易委员会副主任,外贸协会会长,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党组副书记、书记,发改委党组书记等职。

  “停居民用电是为了让工业尽快恢复,因为我们每停一天工业用电,工厂都要做出巨大的牺牲,我心里非常着急,你们记者走后,我还是要向县里建议,晚上将居民用电提前停。 ”这是唐陈2010年11月接受央视《焦点访谈》栏目采访时说的话,面对央视记者采访,他依然坚持要保工业用电,一时被称作“企业护航人”。然而,谁也不会想到,这位宁弃“民生电”也要保“工业电”的主任,实则是将工业用电当成了谋取私利的“工具”,此刻他正不遗余力地向相关企业推销自家砖厂生产的免烧砖,他深知,只有保住工业用电,企业才有用砖需求,砖厂才能正常生产,利润才能源源不断。

  这位总是将“保民生,首先是保的是经济的健康运行。健康发展才能使我们的全椒更美好”挂在嘴边的“企业护航人”在县纪委监委的深入调查中,终于被撕下了面具,暴露了其“家族企业护航人”的真实面目。

  落马后,唐陈忏悔说:“组织上经常带我到各地廉政教育基地、监狱等地接收廉政教育,就是为了警钟长鸣,就是为了保护我们干部、爱护我们干部,就是怕我们这些干部违法违纪。可是我从来都是把这些话当成‘耳边风’,认为讲是讲、听是听,从来没有往心里去,从思想上放任自己。 ”

  他表面标榜老实,实则严重违反组织纪律,隐瞒、欺骗组织,任县经信委主任后,在填报《安徽省领导干部廉政档案登记表》、《领导干部个人有关事项报告表》和《干部房地产信息登记报告表》的过程中,均隐瞒了其实际拥有北京市1套住房和合肥市1套住房、1套办公用房、2间门面房的情况,以及妻子经营美容院,儿子经营拍卖公司的事实。仅房产一项,其市场估价就达到了1000万元以上。

  此外,组织上多次对他进行谈话、函询,要求他说明房产来源和从事营利性活动的情况,他均未如实向组织说明。在组织上对其立案审查后,他主动写了两遍检查,但通篇只谈“委屈”,不谈“谋利”,将“挪用公款”美化成“盘活资金”,私下里更是加紧与他人“串供”,妄图蒙混过关。

  把家人当“企业家”扶持,寻求致富“捷径”

  俗话说“祸起萧墙”,唐陈也是如此,他家风不正、家教不严,一人为官,全家经商,利用家庭将权力“变现”,最终断送家庭幸福。

  唐陈在当上经信委主任后,有人找他妻子合伙做白酒生意,在听说利润很客观后,他不仅没有拒绝,反而“热心”地“帮助”向管理服务对象推销,并作为职工福利发放,获利颇丰。尝到甜头后,他妻子又和别人合伙经营美容会所,会所顾客少,唐陈便带人到会所吃喝、打牌,
一年5万元的吃喝费用全在单位的“小金库”中报销。唐陈儿子毕业后,在合肥开了一家拍卖公司,为了能让儿子在经营的道路上一帆风顺,唐陈使出浑身解数,不仅将单位的工作人员指派到合肥给其儿子免费“打工”,更是以“到合肥玩”为由,组织企业老板到拍卖会现场参与举牌抬价,购买拍品。

  此时的唐陈,早已将单位变成了“家天下”,源源不断地汲取营养来供养自己的家人。党纪国法在他心中早已荡然无存,这种借用公权“惠”及家人的行为最终滋生了腐败。

  唐陈弟弟唐某的免烧砖厂由于经营不善,濒临破产,唐陈便主动向管理服务对象推销免烧砖,并从相关企业索要优质项目“帮助”弟弟渡过难关。在其弟弟资不抵债时,唐陈更是变“帮扶”为“输血”,直接挪用单位200万元企业改制资金给其弟弟还债。权力带来的便利犹如毒瘾一般让唐陈沉迷,唐陈仿佛找到了一条致富的“捷径”,他疯狂的挪用单位公款给亲戚朋友使用,赚取利差,累计挪用470万元。

  一方面为自家亲戚融资大开方便之门,另一方面却向其他企业索要“赞助费”,他规定,凡是在经信委申报项目的企业,必须缴纳一定比例的“赞助费”,否则不予申报,2011年至2013年间,唐陈共收取21家企业28万元“赞助费”,这些钱顺理成章的进入了“小金库”,用于他在美容会所内的吃喝招待上。

  “大量的改制企业结余款在我手中管理,甚至分管财务的副主任都不知道其中的来龙去脉,权力早已失去监督。当亲戚朋友找我借钱时,我立刻就想到了我手中掌握的资金,完全没有考虑这样是否违纪、违法,‘权为民所用’早已变成了‘权为亲所用’。 ”落马后,唐陈痛哭流涕。

  把权力当“摇钱树”,培植“贿源”
“我妻子经营会所,儿子从事拍卖,我们家里从不缺钱,我根本没必要收钱”这是唐陈对审查人员说的话。其实,“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思想早在十几年前就渗透到他的骨子里,唐陈既想当官,又想发财,各种好处全占,既利用自己的职务和影响帮助家人经商,大赚特赚,同时还不断利用职务便利收受他人财物。

  唐陈长期从事经济工作,在与老板打交道时,看到他们过着奢华的生活,觉得自己哪方面都不比他们差,不自觉的产生了攀比思想,“横攀竖比不能亏了自己”的想法让他完全失掉了一名共产党员的底线。这种不平衡心态,使他不管走到哪里,在哪个岗位,都在想着用自己的权力编织一个个“关系网”,培植一批“铁哥们”“小兄弟”,大搞权钱交易。

  2005年,他在任外贸协会会长期间,发现个体建筑商晋某某是个“老实人”,便将单位的工程交由他干,工程结束后,唐陈以没钱支付工程款为由,将单位的3套房产抵给晋某某,随后,唐陈向晋某某索要其中一套房产,为了掩人耳目,他让晋某某将房产作价6万元“卖”给他,而购房款却只有一张6万元的“欠条”。

  有了第一次的成功经验,唐陈更加肆意妄为,2012年,他兼任县担保公司经理,个体建筑商周某某找他担保贷款,由于周某某是他的堂妹夫,他这个当“大哥”的便可以毫无顾忌地开口要钱,周某某随即奉送上了一张5万余元的银行卡,随后,唐陈违规跨域担保贷款1000万元给周某某。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送”,唐陈手握项目资金、担保贷款等“大权”,早已成为别有用心之人“围猎”的对象,而他并没有把“慎交友”当回事,甚至见有利可图便欣然就范,与“狐朋狗友”一拍即合,这些人以各种借口给唐陈送钱送物,已经被贪欲腐蚀的他便以滥批项目、违规借贷等作为回报,哪里还有半点共产党员的样子。

  据办案人员介绍,唐陈还利用传统节日等机会收钱敛财,先后收受礼金8万余元。 FJ
(作者单位:全椒县纪委监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