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思礼让是社会公德“及格线” 3D斑马线道路“炫酷”惹争议 三十七载“老医生”坚持开“小处方” “试试扣分项”不失为“加分”之举 软件不再“任性”手机真能“解绑”? 安防产业成人工智能“第一着陆场”
10 网事在线
2017年07月11日 星期二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01
安徽日报报业集团报系:
日期
更多
分享到:

7月1日起,手机预装软件管理新规实施,除基本功能软件外的应用软件必须确保可卸载——

软件不再“任性”手机真能“解绑”?

本报记者 陈树琛/文

  很多人都遇到过这样的事儿:明明一整天没怎么用手机,却发现不仅电池电量消耗了很多,流量也耗费了不少,而这很可能是你的手机里有App在偷偷运转。那么,到底是谁在偷流量、耗电量呢?这很可能是那些“预装软件”惹得祸。终于,从本月起,消费者不用再遭受预装软件的困扰了。

  7月1日开始,工信部颁布的《移动智能终端应用软件预置和分发管理暂行规定》开始实施,明确生产企业和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确保除基本功能软件外的移动智能终端应用软件可卸载。简单地说,手机里的应用软件必须可卸载。那么,一直被预装软件强行“捆绑”的手机,这回真的可以“自由”了吗?

“不请自来”暗里运行

  ——统计显示,75%的安卓手机安装了6款以上预装软件,平均每部手机拥有8.2个预装软件

  伴随着智能手机市场的扩张,预装软件App植入新机系统中的行为似乎已成为手机行业的通行规则。对此,广大手机用户虽然一直很不满,却也是无可奈何。

  “新买的手机里面常常预先安装了视频、安全中心、音乐等各式各样的软件App,明明就只想买一部手机,可手机厂商非得硬塞给消费者一堆莫名其妙的程序,特别是那些用不着、占内存、耗流量,关键还卸不掉的软件,着实让人上火。”在合肥市金寨路一家电子商城,市民朱保有这样跟记者抱怨说。

  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此前发布的《中国安卓手机预装产业及用户使用情况研究报告》显示,基本上75%的安卓手机都安装了6款以上预装软件 (不包括相册等手机基本功能软件),平均每部手机拥有8.2个预装软件。第三方机构艾媒咨询日前也公布了当前手机厂家预装App的情况。数据显示,预装App数量在 5个或以下的手机厂商仅占7.6%。预装App数量在16~30个的手机厂商占比28.3%,有32.8%的厂商预装App数量在31~45个之间,另外还有预装46个及以上App数量的厂商,其占比高达15.1%。

  按理说,预装一些消费者生活中常用的软件本身是可以的,但那些压根用不到的App不应该被强制安装,因为手机内存空间有限。更为用户们诟病的是这些“不请自来”的预装软件并非在手机中“沉睡”,而是一直在“辛勤工作”。

  “总的来看,用户对4种类型手机预装软件最为不满。”中国电信安徽分公司工作人员牛兴亮向记者解释说,“一是自行启动,占用手机内存,拖慢运行速度,甚至令机身发热;二是在后台偷偷运行,上传下载数据,消耗手机流量;三是有可能未经允许搜集用户数据,侵犯用户隐私,放大用户信息泄露的风险;四是少数预装软件恶意吸费,单从每个用户那里来看,可能只是偷一些‘小钱’,但千百万用户合起来,就是一大笔钱。 ”

  此前据央视新闻报道,北京一家手机安全检测机构就曾发现,一款“水货”手机里的软件暗中操作手机,自动发送短信、推送广告,给手机用户带来了资费和隐私的双重损失。一位手机软件工程师表示,这种软件的目的就是用广告来赚取相关的利益。通过软件的不断更新,加强对手机用户的控制,让手机用户成为所谓的“肉鸡”。

违规厂商将有信用“污点”

  ——除短信、拨号、联系人、网络浏览器等基本功能软件外,手机厂商的预装软件都要“可卸载”

  面对手机预装软件带来的困扰,消费者一筹莫展。现在,随着工信部新规的正式实施,这种状况正在逐步扭转,而手机预装软件行业也将进入整顿期。

  新规明确指出,生产企业和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确保除基本功能软件外的移动智能终端应用软件可卸载。在不影响移动智能终端安全使用的情况下,附属于该软件的资源文件、配置文件和用户数据文件等也应能够被方便卸载。生产企业应确保已被卸载的预置软件在移动智能终端操作系统升级时不被强行恢复;应保证移动智能终端获得进网许可证前后预置软件的一致性。

  记者了解到,移动智能终端基本功能软件是指保障移动智能终端硬件和操作系统正常运行的应用软件,主要包括四类。一是操作系统基本组件:如系统内核应用、虚拟机应用、网络浏览引擎等;二是保证智能终端硬件正常运行的应用:如蓝牙、GPS、指纹传感器应用等;三是基本通信应用:如短信、拨号、联系人等;四是应用软件下载通道:如应用商店等。这意味着,手机内置软件除了短信、拨号、联系人、网络浏览器等这类基本功能软件外,手机厂商为推广自身业务开辟的预装软件等都要允许用户根据需求自由卸载。

  安徽省通信管理局有关人员表示,新规的出台无疑是给手机预装软件戴上 “金箍”。“很多预装的软件都侵犯了消费者的选择权和知情权,新规可以让消费者告别这些 ‘流氓’预装软件,同时能根据自己的需求去卸载没用的App,进一步保护了消费者的个人隐私和消费主权。 ”

  新规明确,如果手机生产企业、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违反相关规定,通信主管部门依据职权责令改正,依法进行处罚,并将违反本规定受到行政处罚的情况记入信用档案,向社会公布。对涉嫌违法犯罪的应用软件线索,各单位应及时报告公安机关。

  此外,新规还明确生产企业应在终端产品说明书中提供预置软件列表信息,并在终端产品说明书或外包装中标示预置软件详细信息的查询方法。移动智能终端生产企业应约束销售渠道,未经用户同意不得擅自在移动智能终端中安装应用软件,并提示用户终端在销售渠道等环节被装入应用软件的可能性、风险和应对措施。

“以软补硬”亟待纠偏

  ——手机厂商一方面大打“价格战”,一方面靠大肆预装软件来弥补成本,这种“潜规则”面临重整

  新规能否真的还用户手机更多 “自由”?很多专家对此谨慎乐观,因为手机预装软件背后的利益链条难以打破。

  智能手机预装应用软件一直是强迫销售、捆绑销售的重灾区。由于预装应用软件能赚钱,大部分手机厂商、批发商、零售商、电信运营商都会“雁过拔毛”,在自己销售渠道内的手机里装上大量预置应用软件。

  “目前,市面上多数手机预装软件都在20种以上,在系统中每预装一款软件,会获得3~5元左右的收益,部分收益高达10元或者更高。”牛兴亮告诉记者,预装的软件越多,手机厂商销售手机获得的收益就越多,这个收益已经可以让厂商收回部分成本。

  据报道,目前预装一款不可卸载软件,一般收费在5元左右,如果是游戏软件可能更高。对一家年出货量2000万台的一线手机品牌来说,预装一款软件的收入就高达1亿元。当前,国内手机厂商大打价格战,背后很大一部分就是靠预装软件来抵消成本。

  对于消费者来说,同样配置的手机,市场上有预装软件的比没有预装软件的确实要便宜不少。在这个意义上,预装软件收益是软件商补贴手机厂家或经销商降低手机成本的途径,消费者也因此能买到更便宜的手机,但付出了承受预装软件的代价。

  对软件商来说,预装不可卸载软件手机今后若从市场消失,同等配置的手机很可能会提价,这部分价格就要由消费者来承担。

  “预装软件不可卸载本身就是导致预装软件产业链变灰、变黑的关键环节。 ”安徽相和律师事务所乔丹律师认为,新规实施后,将逐步切断这一链条、改变游戏规则,这对手机软件产业来说是“刮骨疗毒”之举。

  可以预见,手机预装软件管理新规实施后,应当能够对手机软件市场进行一定程度的规范。不过,也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由于手机硬件利润不断萎缩,手机厂商靠预装软件来弥补成本,这本身就是一种扭曲的产业生态。要从根本上扭转预装软件泛滥现象,就要出台更加严格的监管规定,从源头上对手机预装软件进行严控,并逐步引导手机软硬件行业走向靠产品和服务盈利的 “正道”上来,进而营造出健康有序的智能手机市场格局和消费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