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艺自春秋 女性命运的文学书写 遗民泪尽 醇雅始工 黄山与文学
11 文艺评论
2017年08月25日 星期五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01
安徽日报报业集团报系:
日期
更多
分享到:

黄山与文学

提要:自然的黄山可以用奇松、怪石、云海、温泉、冬雪“五绝”来形容;而文化的黄山应该能用传说、遗存、书画、文学、名人“五胜”来概括。黄山是大自然与文学相结合的一个绝佳载体。黄山的山水文学创作实践可以上溯到一千多年前,这无形中增加了黄山的文化厚度。

程亚星

  几年前,在梳理黄山文化时,我提出了一个黄山“五胜”的概念,这是与自然黄山的 “五绝”相对应的一个概念。黄山是世界文化与自然双遗产,自然的黄山可以用奇松、怪石、云海、温泉、冬雪“五绝”来形容;而文化的黄山应该能用传说、遗存、书画、文学、名人“五胜”来概括。一些观点认为“文学”不足以纳入“五胜”之中,而我认为,黄山在文学上的地位应得到肯定。

山水题材引人关注

  大自然是文学的母题之一,就如爱情是文学的母题一样,它是亘古不变的。古今中外文学史上,曾出现过很多描写大自然的名家名篇,甚至出现过山水田园诗派、生态文学、大自然文学等概念。这些作品能引导人们热爱大自然、热爱艺术,激发想象力,开拓创作的源泉。在文学作品中享受着快乐,体味着顽强的探索精神,在了解大自然的知识之后,能够建立起一种新的自然与人类的关系,这不仅能引导人们认清人类在自然界中的位置,更教会了人们对待自然万物应该有一种平等的态度。

  这类作品的基本审美特征和一般文学作品别无二致,然而它因在内容主题上着重揭示人类自身的生存与自然生死与共的关系,以及对人类生命生存命题作深层次思考,而迥异于一般的文学。这样来看,这类文学作品也就拥有了让人们科学地认识自身生存环境的意义,它可以带领读者跋山涉水、穿林越谷,就像一位知识丰富、热情健谈的导游,以其真实性、奇妙性和趣味性,为我们提供了信息量相对密集的知识和情感体验。

  这类作品有几个共同的特征,比如,以大自然为创作题材,以大自然为情感载体,以大自然为讴歌对象。那么回头想来,历史上的许多文人、诗人,他们以黄山为题材的创作实践和作品应该在文学创作中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这其中包括黄山人创作的文学作品,也包括人们以黄山为题材创作的众多文学作品。看自然的黄山是一种情的陶冶,读文学作品中的黄山更是一种美的享受。

诗词歌赋汗牛充栋

  黄山本身就是大自然的一块净地,黄山是能激发诗人灵感的地方,是能激发文人创作欲望的地方,黄山是大自然与文学相结合的一个最好载体。黄山的山水文学创作实践可以上溯到一千多年以前,这无形中就增加了黄山这块土地的文化厚度。

  据史料记载,自中唐到清末的近一千二百年间,有许多文坛显赫的大家,来到黄山猎奇探胜,并留下诗句,据不完全统计,这一时期留存下来的诗作有两万多首(当然,流失的可能更多),其中唐代有李白、贾岛、韦绶、杜荀鹤;宋代有程元凤、范成大、王十朋、焦炳炎、鲁宗道、凌唐佐;元代以后游历黄山,并为黄山写诗作赋的就更是不胜枚举了。

  唐代大诗人李白游历黄山,写下了 《赠黄山胡公晖求白鹇 (有序)》和《送温处士归白鹅峰旧居》两首,在后一首中留下了:“黄山四千仞,三十二莲峰。丹崖夹石柱,菡萏金芙蓉”的名句。在结尾处,李白恋恋不舍地写下:“他日还相访,乘桥蹑彩虹。”可惜这一愿望李白并没有实现,这一遗憾,是李白的,更是黄山的。唐代诗僧岛云留居黄山,深爱黄山,据史料记载他是最早登上天都峰的人,他的诗留存下来的有10首,在他的诗中,对轩辕黄帝在黄山炼丹羽化成仙的传说就有记载:浮丘处处留丹灶,黄帝层层隐玉书。终待登临最高顶,便随鸾鹤五云车。

  元代郑玉笔下的黄山,没有过多的描写景色,但却把游山的感觉写得非常传神:“江左诸峰罕出群,谁云华岳与平分?几千百涧流苍玉,三十六峰生白云。幽谷高人抱真独,荒岩野草剩芳芬。几回独向风前立,夜半吹箫天上闻。”这首诗一开头就对黄山作出了高度评价,接着便指出它阴晴迥异的景色:雨天是千百条白龙自天而降,飞珠溅玉;而晴天,峰头白云变幻多姿,妙趣横生。最后两句更是写得超凡而高洁,诗人独立风前,夜半赏月,箫音悠扬,天上的仙人也可听到,诗人笔下的黄山俨然海外神州、人间仙境。

  明代诗人余绍祉的诗句:“翠壑丹崖千丈画,白云红叶一溪诗”。这是描写黄山秋景的千古绝唱,“翠”“丹”“红”“白”这四个描写颜色的字,把黄山秋日缤纷的色彩描绘得五彩斑斓,一个“云”字,一个“溪”字,把黄山秋日的天高地阔、秋高气爽衬托得无比准确,使人读来如临其境,“千丈画”三个字把黄山大自然神来之笔所绘就的巨幅画图呈现在读者面前,而“一溪诗”三个字又赋予了画面溪水潺潺的美妙动感。

创作活动频繁而至

  自唐李白游山题诗后,历代文人墨客、官宦缙绅慕名相继来山,社会贤达来者更多,各界名流鲜有不至。他们创作了大量描绘黄山风光名胜的诗文书画。这些名篇佳作,或寄景抒怀,或托物言志,或续记旧事,或凭吊遗踪。既为黄山增辉添色,又兼有艺术审美和史料之价值。

  明代地理学家、旅行家徐霞客曾经说过:“薄海内外无如徽之黄山,登黄山天下无山,观止矣! ”明清时期是黄山历史上文学最兴盛的时期,主要表现在有影响力的文学作品和文学活动多。天都社,为黄山历史上第一个文学团体,社址设在黄山祥符寺附近,天都社的核心人物首推方弘静 (公元1516—1611年),他是明代安徽歙县岩镇人,历任南京户部右侍郎,增工部尚书。明嘉靖二十一年(公元1542年)重阳节那天,方弘静与陈有守 (字达甫)、王寅(字仲房)、郑恩祈(字玄抚)、方大治、罗逸、王之杰、方一藻等16人结天都社(天都前社)。那一天,“十六子”策杖攀跻,从社址起程,一直攀登到天都峰绝顶,争相命酒赋诗,抒发情怀,他们写诗、写游记、写戏曲,留下了很多作品,在中国文学史上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1610年方弘静94岁高龄再次主盟天都社(天都后社),他在诗中言道:“丞相原中香雨微,天都峰下玉芝肥。石髓如饴流未绝,他年来驭紫鸾飞。”该诗中对黄山冻蜡石进行了“石髓如饴”的写实。

  天都社历时69年,对促进黄山文化的发展产生了极为重要的影响。结社之后黄山地区举办了很多文学聚会,文人雅士们在一起饮酒、做诗,后来发展到一百二三十人。这还不足为奇,最重要的是当时在整个吴越地区有很多文人雅士都知道黄山的 “天都文学社”,他们从很远的地方来到黄山与当地文人集会,最多的时候达到三千人以上。在明清时期,交通、通讯、出版、印刷都不发达,在这样的条件下黄山的文学活动却如此频繁、凝聚力如此强大,几乎是难以想象的。

  清康熙五年至三十年,黄山曾5次修志,每部志书都选编了大量的文学作品,其中程宏志编纂的《黄山志》中选载了自宋至清的400多位名人游黄山的各类作品。清康二十五年,闵麟嗣《黄山志定本》是历代黄山志中选登诗词和游记最多的,其中记载的有诗作和游记存世的文人中,唐代10位,宋代56位,元代17位,明代207位,清代81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