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广角· 巧手编席传技艺 脱贫之后又扶贫 理性面对高考志愿咨询市场 村里有了党建风景园 把毕业论文写在创业中 “能帮到别人,我就感到自己有价值”
11 人生百味
2018年06月27日 星期三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01
安徽日报报业集团报系:
日期
更多
分享到:

·三百六十行·

巧手编席传技艺

本报记者 袁野

  不大的院子里整整齐齐堆放着一捆捆晒干的竹子,几名老工人熟练地运用手中的工具把竹子剖开,拉丝制成二三毫米宽的竹篾……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竹编(舒席)传承人苏成军坐在小桌子前,熟练地将青黄两色的竹篾编织成花纹美观的舒席。

  6月20日,记者来到舒城县城关镇,采访了苏成军。

  “我们这个地方原来叫孔集镇,后来合并到城关镇。我们镇里编舒席怕是有上百年历史了。舒席曾经作为贡席闻名于世,我家从爷爷那一辈就专门从事舒席制作。 ”手上活不停,苏成军娓娓道出舒席曾经的辉煌。

  苏成军小时候,在仅有3万多人口的孔集镇,从事舒席制作及相关行当的就有2万余人,老老小小几乎都会编织舒席。上世纪五十年代,舒城县成立了国营的舒席制造厂,最高峰的时候厂里员工有4000余人。 “我1985年进厂当学徒,那时候主要学习的是字画席的编织。 ”说起当年,苏成军的脸上挂满了笑容。

  上世纪九十年代,随着市场经济的快速发展,曾经辉煌的舒席厂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选料讲究、编织技艺繁复的舒席无法机器生产,价格居高不下,在市场上很快就被机器制作的凉席打败。苦苦支撑到2003年,舒席厂倒闭了。“我这个人编了一辈子席子,我也真心喜爱这个工艺。”苏成军创建了如今这个仅有百余人规模的小厂,默默地把舒席的技艺传承了下来。

  纯手工制作的舒席选料讲究,只用两年生的竹子作为原料,通过13道手艺编织而成。成品经久耐用,可以使用30年以上,越睡越凉,价格也远超市面上的普通凉席。苏成军告诉记者,如今每年他的厂能制作2000余张睡席、20000余平方米的装潢席。至于最宝贵的字画席,苏成军只接受定制。虽然和30年前鼎盛时期的规模不能比,但技艺总算留了下来。

  在工厂的陈列室里,记者看到了一副巨大的“松鹤延年”挂席。细细的竹篾上下交织,勾勒出松树间栩栩如生的仙鹤。苏成军告诉记者,这是10年前一名新加坡客商找他定制的工艺品,一共制作了8幅。 “咱们会编睡席的人还不少,但会做这种字画席的人是越来越少了。镇上还有几个老人也会这门技艺,但也放下很多年了。这些年每年暑假也有年轻人慕名上门想找我学习舒席制作,但学这手艺可不是一个月两个月的事情。没定性,很难坚持下来。 ”说起老手艺的传承,苏成军唏嘘不已。

  今年,舒席制作被评为第一批国家传统工艺振兴项目,苏成军在兴奋之余更多地思索老手艺的传承与发展。“老手艺肯定不能丢,但是不创新将来肯定也没出路。 ”苏成军一边说着,一边拿出几个编织精美的竹制手提包,展示给记者看。近年来,苏成军不断摸索把舒席编织技艺与时尚产品融合,开发了20多款竹编提包,制作了千余个试销,销售情况还挺不错。 “我希望通过这些新产品开发,赋予老手艺活力,提高其附加值,也能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关注,帮助这门技艺传承下去。 ”苏成军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