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 生活
2015年01月04日 星期日
国内统一刊号:CN34-1307/F
安徽日报报业集团报系:
日期
更多

“去之前,我们就听过无数关于切尔诺贝利的传说。‘那里的空气、河流、土壤,到处都隐藏着致命的辐射,森林中还有变异的野兽……’”但传言越可怕,张昕宇就越想去看看这座被魔鬼接管的城市真面目。
从去之前的好奇、忐忑到签下生死状把命握在手上;从硬闯废弃荒屋经历惊魂一刻,到与四号核反应堆只有咫尺之遥时,身体核辐射量突然达到安全极限……张昕宇的一系列举动无异于一场“自杀”。危机现场,是选择继续深入虎穴抑或抱憾撤离?他们在“鬼城”究竟还经历了什么离奇事件?这个世人眼中的禁区究竟还隐藏着哪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游走在天堂与地狱之间
如果不是手中盖革计数器(一种测量核辐射值的仪器)的警报声一直“嘀嘀”在响,光看着眼前这个掩映在绿色丛林里的城市,我会觉得这是一趟特别美好的森林之旅。
切尔诺贝利比索马里要恐怖得多。
索马里的真刀真枪我们好歹能瞧见,可切尔诺贝利一片蓝天白云、鸟语花香,它们试图麻痹你,然后危险就会进入你的每一寸皮肤和每一个毛孔。
路边的苹果树上结满了鲜红欲滴的苹果,很多熟透的果子掉落在地上铺了厚厚的几层,没人敢去摘一个,尝一口的话睡上几万年是不成问题的。这里的一切都像被诅咒了一样,在切尔诺贝利,再美好的东西映射到人们的心中,都是恐惧。
距离那场世纪灾难的发生已经过去了20多年,但直到几年前,切尔诺贝利才允许普通人有限制地进入,虽然放射水平已经回落了很多,但如果你想要自由地游走在这个城市,除非,你活够了。
一路上,除了听到自己乘坐的装甲车的轰隆声和手中刺耳的仪器警报声,再没有其他声音。越靠近禁区,心里越紧张,平时总有说有笑的几个团队成员这时竟然全都一声不吭。
突然,一个毫无征兆的急刹车。
随行向导告诉我们,停车的地方正好距离当年大爆炸的核反应堆30公里,再往里走,就是传说中的“禁区”了,要想进去,必须先签生死状,一切后果由我们自负。
就算是在街头枪战不断的索马里也不需要这样的手续,虽然心里有点打鼓,但还是硬着头皮签了下去,签完字的一瞬间,真有种把脑袋拴在了裤腰带上的感觉。
坐上向导特地配给我们的“豪华旅游大巴”(看起来真的没有我的装甲车靠谱),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计数器上的数字开始疯涨,“嘀嘀”声已经快把我们脆弱的神经给整崩溃了。看到一片草地,想要下车呼吸一口新鲜空气,没想到刚一下车计数器的数值就差点爆表,瞬间超越安全值10倍!换一个方向,数值飙到几十倍!
赶紧回到车内,也许这就是切尔诺贝利最恐怖的地方——你的身边随时布满突然的高辐射点,也就意味着,你随时可能一命呜呼。
按照官方的要求,我们只能前往被清理过的安全区域参观,但既然来了,我就想看到一个真正的切尔诺贝利。在我的一再强烈要求下,在距离爆炸区还有七八公里远的地方,向导允许我下车进入路边一个竖着辐射警告标志的荒屋看看,前提是:他不进去,且进去之后发生的一切后果由我自己承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