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方言记趣 雀跃、狼行及其它 润心雪
A4 八皖副刊
2018年02月13日 星期二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53
安徽日报报业集团报系:
日期
更多
分享到:

家乡方言记趣

□霍寿喜

  美国民俗专家杰尔逊专程到安徽铜陵进行实地调研。大清早,他就沿着“村村通”公路,驱车来到铜陵县的某乡村。一路的风景真是美呀,但这里的民俗民风怎么样呢?带着期待的心情,杰尔逊敲开了一位农户的家门,一位门牙都掉光了老奶奶开了门。杰尔逊礼貌地用生硬的中文打招呼:“老大亮(娘),利耗(你好)! ”许是没听太明白,老奶奶用好奇的眼神,注视着这位满脸胡须的外国人。因为老伴早就去世了,而儿子媳妇都在外面打工,所以家里没什么人——只留下她这个老奶奶看家护院。见老奶奶没有声音,杰尔逊又笑着问:“大亮(娘),吃反(饭)了没有? ”这句话,老奶奶似乎听懂了,但她觉得当务之急是让这个外国佬知道——家里没有人,你快点离开吧!于是,老奶奶大声地说:“锅勒木铃(家里没人)! ”老奶奶说的是地道的方言,但杰尔逊很自然地把这句话听成了“goodmorning”(即英语的“早晨好”)。他心里当然无比惊讶:老人这么大年纪了,竟然还会说英语,而且还说得如此流利,这个地方真了不得呀……

  以上这段文字,就是流传于铜陵地区的关于铜陵方言的最经典的搞笑段子。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段子,笑得差点晕过去。不过,我在菜场买菜时遭遇过两次“铜陵方言”,也是非常有趣的。

  第一次是在幸福村菜场,卖菜的是一位铜陵郊区的农妇,我想买一斤青椒回去炒菜用,便问这青椒多少钱一斤。农妇的声音很好听:“一块哎。 ”噢,一块钱一斤真不贵,刚才那个小贩子还卖一块三一斤哩。我于是边挑青椒边说:“我买一斤。 ”过秤后,我就递上一张一元的毛票。农妇接过钱后,还死盯着我手里的钱包。见我没有再掏钱的意思,她有点急了:“还差两毛钱。 ”我就疑惑了:“这青椒不是一块钱一斤吗?”农妇大声说::“一块哎!”我说:“对呵,我不是给了你一块钱吗? ”农妇直摇头,声音更大了:“一块哎,一块哎! ”我只好指着她手中的钱,耐心地说:“这一块钱不是在这里吗? ”农妇急得直跺脚:“是一块哎,一块哎! ”我伸出一个手指说:“一块。 ”许是我的动作启发了农妇,就见她左手伸出一个手指,说:“一块。 ”右手又伸出两个手指,说:“哎。 ”我这才算听明白了,原来农妇发出的“哎”,并不是我以为的好听的拖音,而是实实在在的“二”的意思。

  又有一次,我在北京路菜场买菜时,看到旁边一个小伙子在和一个卖菜的农村老大爷争吵。小伙子买了一斤菜白菜,给了老大爷一块钱,而老大爷始终在说:“一块嗯。 ”小伙子则强调:“不是给了你一块吗? ”老大爷还是说:“一块嗯。 ”两人轮流说了有五六遍,声音越来越大。情形很有点像当年侯跃文说的那个“给了油钱没有给诱钱”的相声——山东人将肉说成“诱”,如果同时买油和肉的人只给了油钱,卖者就怎么说都说不清楚了。因为经历过“一块哎”的故事,我对老大爷“一块嗯”中的“嗯”开始关注了。我问:“老大爷,你说的‘嗯’是多少钱啊? ”老大爷笑着伸出一个手掌,显然是“五毛”的意思。小伙子也反应过来了:“原来‘一块嗯’就是‘一块五’呀,我还以为‘嗯’是语气助词哩! ”

  我也经常在酒桌上将上述两个方言故事讲给别人听,听后笑得喷饭的人也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