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果 且听雀鸣 听蝉 水跳板 无求 苟且之恋 风花雪月来半两 不知不觉的爱
A8 八皖副刊
2018年07月27日 星期五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53
安徽日报报业集团报系:
日期
更多
分享到:

水跳板

□赵宽宏

  水跳板在农村应该是不陌生的,它曾经与农村人的生活息息相关,不可或缺。农村不像城里,在没通自来水前,一日三餐的米米菜菜都要到水跳板上淘洗;一家人的衣衣裳裳、铺笼帐盖全要到水跳板上去洗濯;水缸没水了,菜地干了,甚至粪坑见底了,都要到水跳板上去提挑。

  我们那里的水跳板,就像是一条一头缺了两条腿的长板凳,实际是用一颗大一点的树,一破两开,平面朝上,用马钉固定,又在一头凿眼打榫,接上两条腿后就成了。有腿的那头支在河里,没腿的这头搭在岸上,大概有三米来长,可容纳三四个人在上面同时作业。

  在水跳板上作业的,都是相熟的左邻右舍,因此还是互相交流的场所,彼此打打招呼、拉拉家常,问候两声、玩笑几句,甚或手捧河水互相浇泼嬉闹,发出笑声朗朗,气氛愉悦和谐。

  在水跳板上淘米洗菜,水跳板下面的水里,准会有一种名为“小餐鱼”的鱼窜出来聚集,游来游去地觅食。偶或还有几只鸭子在不远处的河边觅食,它们把宽扁的嘴插进河泥里寻觅着一些小生物,发出啪啪啪的声响,蛮有节奏。

  这样的小河,哪个村庄都有,河水不太深,因为是死水,水流平稳,河草也较丰厚,一些小杂鱼就躲在这样的河草里头,因此很多人的童年,都在这样的小河里有过摸鱼的乐趣。我是在我们庄上这条河里学会游泳的,但学游泳时差点没给淹死;在没学会前,常常在河边看童年的伙伴在河里踩水到河中间去摘野菱,有时一个猛子下去就会举着一条小鱼,或一个很大的蚬子上来……

  那时的河水虽是死水,但却清澈,渴了可以直接到水跳板上去用手捧起来喝。后来随着工业文明向乡村渗透,河水不清澈了,不透明了,慢慢地变成了酱油色,人畜不可饮用,衣物不能浆洗。乡村农家虽然像城里一样,有自来水安装到了家里,但延续了若干年的水跳板这样的乡村文化因子却式微了,成为了过往生活中的记忆。

  就在人们不胜唏嘘感慨不已之际,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终于与乡愁接上了轨,因此我想,当乡村小河水再次清澈时,当年水跳板边的风景大概也是可以期待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