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子江诗选 第五届海子诗歌奖终评结果揭晓 司空曙诗意 潘 军 画作 赵目珍诗选 张二棍诗选 忆海子
A3 独秀文苑
2019年12月30日 星期一
国内统一刊号:
中安在线多媒体报刊平台
日期
更多

赵目珍诗选

闭门谢客
闭门谢客,就是与万物建立另一种灿烂的关系。它内美,让日常与历史脱离纠缠。然而相对于自然,它亦非局外。在这里,有骑鲸者,有御风者。唯独不见王公大人,以及他们所殃及的车马辐辏。此为恍惚之地,坤舆辽阔。到处都是兄弟,但不一定骨肉相连。到处都是故乡,有鹭鸟翻飞。但仍然是闭门谢客。我是这样一种行为的崇拜者。即使到了最后,也无须找寻蛛丝马迹。因为暗示已存于你我。闭门谢客!你看,闭门谢客多么好!推开窗子。面对南山,明月一泻千里。
无限颂
腐朽和终结,——无他。它们只可以用来想象。就像落日余晖,在群山之下可以化身飞鸟;白云千载悠悠,始终对青山一片赤诚。我们追逐好山好水,就如同在追逐自己的人生哲学。不论天地广大,还是乌托邦弱小。轻言“消失”,似乎都是一种不小的罪过。岂能视白骨浸入自然为一种残忍的结局?上有乌鸢,下有蝼蚁。最终都逃不过一场空濛的美丽。这是“有限”最致命的隐喻。庄生云:“通天下一气耳。 ”为此,不妨剔除有限时空内的虚名。让一切都无关指涉,让“无限”呈荼蘼之势。就譬如现在,涂鸦的文字,早应该溢出纸张之外。切磋与琢磨,注定要死于文字之下。而空白——必将接替在结构之内死亡的必然结局。任谁都无法支配。一个身份不清、来历不明者,高悬利刃。随时都有可能将预制的圭臬击碎。顶峰总是消除眺望。然而,俯瞰亦让人眩晕。我行走于莽荒之中,失去了照临的镜像。只见千万卷贝叶经化作金黄,陨落出满世界的偈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