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元甲:击败美法的“红色拿破仑”
09 人物特写
2013年10月23日 星期三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63
安徽日报报业集团报系:
日期
更多

武元甲:击败美法的“红色拿破仑”

10月6日上午9点刚过,位于越南首都河内市黄耀街30号的两层黄色小楼前,数百人排起了长队。至少要等待5个小时后,他们才能排到向两天前去世的越南民族英雄武元甲大将祭拜。

  一天前,越南中央军委和国防部机关报《人民军队》发布消息:原越南人民军队最高总司令武元甲大将于2013年10月4日18点9分去世,享年103岁。按照惯例,越南官方以虚岁来记年龄。

  这位在越南战争期间曾三次登上美国《时代》周刊封面的越南将领,更为西方媒体熟悉的是他“红色拿破仑”的称号。

  曾先后担任越南国防部长、人民军总司令、副总理的武元甲,戎马生涯长达半个多世纪。在1954年,他率军击溃当时的殖民国法国军队,赢得生命中最辉煌的奠边府战役。

“丛林军校”走出来的开国将领

  位于丽水县禄水乡安舍村的武元甲老宅里,摆上了香案。四面墙上,挂满了武元甲各个时期的照片。

  这处油漆斑驳的木结构老宅经过多次翻新,但还基本保留着一百多前的原貌。1911年8月25日,武元甲就出生在这个木屋里,父亲是当地的一个地主。家族中有威望的长辈给他起名武甲,别号文,以期他将来能够文武双全。

  因为其别号在学生时代和从军生涯里表现出的文气学识,在越南人民军内部还被经常尊称为“文兄”。

  英国军事传记作者彼得·麦克唐纳在其1993年出版的人物传记《武元甲:越南的胜利者》中记录到,在最早就读的法国殖民统治下的学校里,武元甲就展现了过人的天赋,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而且善于表达,不论是写作还是口头上”。“

  越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报》发布的武元甲生平简介里,只提及其在青少年时就积极参加学生运动,并于16岁时参加新越革命党(越南印度支那党,为越南共产党的前身组织之一)。

  参加了新越革命党后,他在反殖民学生运动中表现更加活跃,成为法国殖民当局中的危险分子,不久后被学校开除,并在1930年因为参加“反法国殖民统治”的学生运动被捕。

  出狱后,武元甲考入距家乡500多公里的河内大学,一边攻读法学学位,一边积极参加政治活动,并热衷于给一些支持越南争取民族独立运动的报纸投稿。

  大学毕业时,武元甲虽然拿到了学位,却未能拿到法律执业职格证。这让他只能在河内的一所中学谋一个教员的工作,他之前积极投稿的《劳动报》《消息报》《我们的声音报》也吸纳他成为编辑。

  1940年6月,武元甲加入由胡志明创立的印度支那共产党(印度支那指法属印度支那,包括越南、老挝和柬埔寨)。彼时法属印度支那政府已将印度支那共产党宣布为非法组织,开始进行镇压,四处逮捕共产党人。武元甲不久后被迫向北越境逃亡到中国广西,可他新婚不久的妻子却被捕入狱,并亡于狱中。

  在广西,武元甲见到了大他21岁的胡志明,此后一生追随。胡志明很快喜欢上了这位才识俱佳的年轻人,却也交给了从未当过兵也从未上过军事院校的武元甲一个艰巨的任务:你要带兵打仗。”“

  越南一代开国名将武元甲的戎马生涯就此起步,他开始训练由34个人组成的小分队,这些人都是来自越南北部的农民,没有任何作战经验,甚至连步枪都没摸过。数年后,他就成为越南解放军总指挥。1945年随胡志明进驻河内并成立越南民主共和国,任国防部部长。

  多年后,武元甲曾自嘲,自己上的是“丛林军校”。

屡创战争奇迹的“红色拿破仑”

“提到越南,不能不提胡志明;提到奠边府大捷,不能不提武元甲。”曾数次前往河内私宅拜望武元甲的中国前驻越南大使齐建国在接受采访时,如此评价。

  位于河内以西约300公里处的奠边府是越共军队从北方进入老挝的唯一通道。该地的中心区域是一个约20公里长、8公里宽的谷地,四周山峦起伏,丛林覆盖。越共领导的人民军从1952年底控制了该地。

  1953年11月,法军突然发起了“卡斯特行动”,两个空降营降落在相距不到5公里的不同区域,少量驻守的越共军队几乎毫无准备,被迫撤离。随后数月,近5000法军兵力陆续驻扎,要将谷地作为实施进攻或防御作战的基地。

  1954年3月中旬,奠边府打响反击战,武元甲担任战役总指挥兼党委书记。武元甲下令所属师团部队来回运动,避免任何正面激战。主力部队则昼夜兼程,夜间行程更远,蜿蜒的行军纵队一步步逼近法军营地。

  快速多变的运动战贯穿在战役全程,基本上由单一民族构成的军队表现出了让法国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极强凝聚力和持续作战能力。武元甲和他的更像游击队的军队,穿着橡胶轮胎制成的凉鞋,借助着用人力一门一门拖入山区的火炮,击败了装备先进的法军。

  曾在多个场合和武元甲接触过的美联社驻东南亚记者玛吉·曼森认为,奠边府战役创造了一场看似不可能的胜利,这场胜利至今仍是军校学习的以弱胜强的经典案例。

  路透社更评价这场战役“令殖民主义在全球范围内走向终结”。

  “如果一个民族决意要站立起来,其力量会非常强大。”武元甲在2004年纪念奠边府战役胜利50周年前夕,如此解释那场胜利。

  奠边府战役结束十多年后,在同南越与B-52轰炸机武装的美军进行的越南战争中,武元甲灵活多变的运动战术再度派上用场,开创了一条后来被美国人称之为“胡志明小道”的秘密补给线,跨越越南、老挝两国的崇山峻岭,依靠人背、肩扛、牛车拉、自行车载等方式,将物资和人员沿蜿蜒茂密的热带森林小道,送到正与南越军队和美军激战的越南人民军阵营。

  借助着这条“炸不断的生命线”,越共军队迫使美军全面撤退,并最终攻陷南越首府西贡,成功统一越南。

  “4月30日的胜利,使奴隶全部获得了自由。这是巨大的成就。”武元甲将1975年的这一天称之为自己人生中最激动的一天,尽管当时他已被解除了越南人民军总指挥的职务。

  这一天,越南人民军攻陷西贡的日子,标志着越南统一。

  在长达12年的越战期间,武元甲分别在1966年1月、1968年2月和1972年5月三度成为美国《时代》周刊的封面人物,1972年5月的《时代》文章特别引述了法国人对他的评价,称武元甲是“被白雪覆盖的火山”,形容他是外表平静但内心炽热的军事奇才。

  武元甲因喜爱研读拿破仑军事战略和思想,其“红色拿破仑”的称号也从此流传开来。

100岁还关注国内外大事

  1969年,越南开国领袖胡志明逝世。这也成为武元甲政治生涯的一个转折点。

  与党内新的最高领导人黎笋不睦,武元甲在北越政坛遭到排挤,这位一度被视为威望仅次于胡志明的大将慢慢离开权力核心。而他于1972年3月对南越军队发动大规模的“复活节攻势”(亦称“广治战役”)由于不敌海空优势强大的美军而告败,损失逾十万人,武元甲越南人民军总指挥的职务被撤销。

  虽然失掉越战指挥权,但武元甲此后仍担任越南国防部长多年,只是其在政坛和军内的权力一直在走下坡路。

  这期间尤其是越南统一后,武元甲对黎笋在对外政策上完全倒向前苏联颇有微词。而在随后中越分歧加大紧张加剧时期,武元甲提出“和中国同志缓和矛盾”,也让他和黎笋之间的矛盾更加激化。

  1991年,已逾80岁的武元甲辞掉了其最后一个领导职务,从国务院副总理任上退下。这位一头银发的精瘦老人却越来越受到越南民众的欢迎和尊敬。武元甲喜欢着一身白色或绿色戎装出现在各种重要场合,总能赢得一些热烈的掌声。

  上世纪90年代后的武元甲过着“退而不休”的生活。他依然密切关注国内外的重大事件,频频会见自己的老朋友、外国政要和记者。一位美联社长驻河内的女记者是他家中的常客,每次两人会面时都会行贴面礼。

  但从2008年开始,武元甲的身体状况大不如前,此后四年一直住在医院。2011年,他在医院里度过了自己的百岁生日。跟随武元甲超过30年的私人医生介绍说,他甚至没有力气说话,但还是在卡片上亲笔写下“谢谢”。他每天仍听工作人员给他读报,内容是最近国内外发生的重大事件。

据《中国新闻周刊》


2008年的武元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