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的梦想 偶来亳州访曹操 记忆中的山粉圆烧肉
C15 城事
2014年07月01日 星期二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24
安徽日报报业集团报系:
日期
更多

偶来亳州访曹操


□曾泰元

  那一年我在南京大学访学,平日看看书、写写文章、试着去熟悉南京的一切,日子过得悠闲而惬意。

  一个星期五的下午,我在南大的研究室待得有点疲惫有点烦躁,估计是周末前综合征吧,于是心中暗自盘算,这两天想暂离南京,到外地去透透气,但一直还拿不定主意要去哪里。当时有好几年没去上海了,那回原本想隔天搭动车赴沪溜达,后来一个南京的朋友跟我分析说,著名的、经典的景点我以前都去过了,而我又不打算去逛街血拼,建议我还是打消这个念头。

  星期五下午还不到四点,我在研究室就已经坐不住了,索性背起了背包到超市买菜。走到一半突发奇想,何不经安徽蚌埠到皖北的亳州访曹操?想到此颇觉兴奋,干脆说走就走。于是我菜也不买了,直奔住处打包,五点半就到了南京火车站,现场买了张七点往蚌埠的T字头火车票,自愿无座,站一个半小时也就到了。一个人在外,心血来潮就立即行动,自由自在毫无牵挂。

  蚌埠市区没有什么著名的观光景点,只有淮河是我感兴趣的。我出了蚌埠火车站,找了家顺眼的旅馆,休息了一夜,隔天上午先在附近热闹的街市随便吃了点早餐,就散步走到淮河边上,去看看这历史上以泛滥著称的淮河今貌。意外的是,这条昔日猛如豺狼的淮河,竟显得无比温驯可人,能让我蹲在水边,让汩汩的河水从我指间流过。

  访毕淮河,便动身前往亳州。亳州毗邻河南,位于安徽西北角,是个历史文化名城,旅游资源丰富,也是个重要的中药材批发中心。记得以前历史课本里曾说,曹操是东汉末沛国谯人,后来才知道“谯”就是现在的亳州。我对曹操了解不多,除了《三国演义》勾人心弦的故事之外,脑子里就能想到与曹操有关的成语惯用语——说曹操曹操到、身在曹营心在汉,以及作为文学家的曹操写过的一些名诗——《观沧海》《龟虽寿》《短歌行》《蒿里行》。

  我总觉得罗贯中《三国演义》这部文学作品对我们的影响太大,似乎扭曲了我们对历史人物、历史事件的认知,让我们不知不觉也随着罗贯中尊蜀汉而贱曹魏。东汉末年天灾人祸,政治混乱,民不聊生,我的历史知识浅薄,文学造诣也不深,无心也无力了解其中纠葛。这次到位于亳州的曹操故里,只想亲身感受一下这孕育出一代枭雄的土地,以实际的行动,来适度平衡一下过分受到大众宠爱的刘备、关羽、张飞与诸葛亮。

  关帝庙在台湾、大陆各处皆有,游人如织,香火鼎盛。武侯祠、张飞庙、诸葛庐在大陆也不只一处,时有所闻。印象所及,似乎没听过有什么曹操祠或曹操庙的。相对来说,曹操所受到的关注实在少得可怜,连曹操故里的曹操纪念馆和曹操宗族墓群在假日里都门可罗雀,可见一斑,这想必与《三国演义》对他的刻画有着莫大的关系。

  有趣的是,“说曹操曹操到”这句话在英文里竟有个十分贴切的对应“Speak of the dev?il”。这句英文惯用语的完整版是“Speak of thedeviland he shallappear”。英文里用devil,中文里用被妖魔化了的曹操,多么有意思的巧合!

  我在曹操公园里待了一个下午,在公园里的曹操纪念馆、曹操宗族墓群流连冥想。天色渐暗,日落月升,在人烟稀少的曹操纪念馆外,雄伟的曹操塑像仿佛仰望天上的明月,默默地等待着历史给他一份公允的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