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的梦想 偶来亳州访曹操 记忆中的山粉圆烧肉
C15 城事
2014年07月01日 星期二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24
安徽日报报业集团报系:
日期
更多

最初的梦想


□杨敬敏

  我出身在一个贫穷、落后、三县交界的农村家庭。自幼由于家庭原因,父亲独立带我们兄妹两个生活。母亲在我初三那年病逝,父亲在我大三那年病逝,后来是哥嫂给了我一双坚实的臂膀支撑着我的学业、我的梦想。别人没有经历的,而我已拥有太多,现在看来真的是一种人生不可多得的财富。打开我记忆的第一幕景象就是在我四岁时,父亲把我和大我四岁的哥哥接回老家借住在邻居土屋旁边搭设的草庵里。记得那晚的雨很大很大,草庵上的塑料布都是窟窿,四处漏雨,下了整整一夜,父亲用他那瘦弱的身体紧紧地搂着我和哥哥,仅有的一床破被裹着我们兄妹两个,爷三个哭着等待着天明……

  勤劳、不服输的父亲为了生活、为了我们,下过粉、收过粮食、杀过猪、炕过小鸡等,艰难的生活条件也在一步步好转。1987年的时候,农村通了电,家里盖了三间草屋,作为当时炕小鸡的工房,我们也住在里面。1988年,我到了上学的年龄,我和奶奶拎了一布袋子一分的硬币去交了学费,那是我父亲用卖小鸡换来的学费。尽管学费仅仅只有5元钱,我的老师也数了好长时间,从此我便走进了学校。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割草喂牛、暑假锄庄稼草、给棉花打药、割麦子等农活,8岁就学会了做饭、洗衣服,能让为生活奔波的父亲减轻点负担。尽管我们兄妹俩稚嫩的手做的饭有时候不熟,哪怕是简单的白水馏馍,但我们爷三个每顿都吃得很香。我们兄妹穿着别人接济的衣服,哥哥穿小了我接着穿,在三年级之前老师都认为我是男孩子。小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读书,哪怕是烧火时不小心烧了头发,哪怕是父亲撑不住生活的压力醉酒大骂生活的时候,我都没有放弃,认真地听老师讲课,我的成绩也一直是班级的前三名。那时候学习成绩好是一种家庭骄傲。同村人曾说农村女孩读书没有用,长大了还是人家的人,但是我父亲不这样认为,他只希望我们不要种地,不要再重复他们的生活,最朴实的梦想,而我就是父亲的梦想载体。

  2007年7月,我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因为我大学学的是机械专业,进入机械加工企业也是我的梦想,我也热爱我的工作,展示着我的所学。在这里,我凭着一股子不服输的韧劲,图纸当班看不完时,就把图纸带回宿舍铺在床上加班研究,经常熬到夜里一两点,图形渐渐清晰,由平面图形形成感官立体实物,多向有经验的师傅请教,总结工作失误。尽管在开始的道路上有过荆棘,遭遇质疑的眼光,有过退缩,但我片刻停留之后一一克服,渐渐我所负责的工作越来越得心应手。当时曾负责皖北煤电朱集西副井井架、山西郑庄主(副)井井架、陕西胡家河井架等多项工程制作技术工作。同事和领导们渐渐肯定我的工作,我的退休老领导常说,交给我的工作他最放心。参加工作7年来,先后获得了“优秀共产党员”“十佳标兵”“先进工作者标兵”等荣誉称号,获得国家“实用型”专利三项等。

  工作蒸蒸日上的同时,也收获了爱情。如今,我的儿子已经4岁了。静下心来,有时回忆对比过去的时候,原来我的生活也可以这样过。生活就是梦想的延续,如果当初父亲不把他的梦想“强加”在我的身上,也许今天的我还在地里锄草,如果不是哥嫂的梦想接力,如果不是生活给予我太多磨炼,我也不会将梦想延续,奔波在城市的繁忙中。虽然,父亲已经看不到我今天的生活,也看不到我已经把他的梦想实现,虽然工作取得了些许成绩,但是我没有骄傲,继续坚持,认真、乐观、积极地面对每一天的工作生活。

  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下去,就是实现新的梦想积分的过程。突然想起儿子经常学电视上说的公益广告词:我的梦,中国梦,只有把个人正能量的梦想实现,大家的梦想就会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