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未就业毕业生后的服务更为重要 “强制接管公墓”背后是失序的民生保障 今日天气 “最不忍拒的假条”何以搅热舆论
A02 时评
2015年10月28日 星期三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24
安徽日报报业集团报系:
日期
更多
分享到:

“最不忍拒的假条”何以搅热舆论


□王聃

  继“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这封最文艺辞职信后,一张“最不忍拒绝请假条”也横空出世——“快忘了老公长啥样了,我想去看看。”从网上曝光的请假条信息能看到,当事人从10月18日至27日共请了10天假,要从济南途经西安去拉萨。据了解,这张假条的确出自中铁20局集团一名方姓女员工之手。(今日《新安晚报》A13版)

  如果你是这位女子的领导,我想亦会在请假条上批上同意二字。毕竟,任何一份工作的意义,都不能附生出让妻子忘记丈夫长相的结果。有网友根据图中假条信息猜测,从假条的抬头“中铁20局集团有限公司”来看,这应该是一对长期分在两个项目部的一线工地夫妻。终日忙碌在工地,他们或许只是身处一条铁轨的两端,夫妻寻常的见面,却依旧成了不可承受之重,此时谁又能够拒绝其请假的要求?

  回到冷静的新闻叙事,这张所谓的“最不忍拒绝的请假条”,其真实性依旧存疑。果然,后续的求证性报道中,当事人方女士称,今年他已经请过假回家,但阴差阳错她没有见到丈夫,所以这次特意请假去看望他。因与领导们关系不错,写假条时也想调侃一下,便参考此前的“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写出了上述假条,后来自己将图片发至朋友圈,没想到被人传上网“火了起来”。

  真相未明前,一张请假条就轻易地掀起舆论热浪,让人五味杂陈,这说明它击中了网友内心中最柔软的角落。这说明在现实中,自由的休假亦是件分外困难的事情。不仅是休假不易,甚至长期的加班更成为一种生活的常态。正因如此,他们才会对一份“最不忍拒绝的请假条”无限抒情。这是比请假条本身更大的公共情绪。那么,到底是谁偷走了我们的假期与初心?

  有一种观点认为,国人之所以长期工作与假期甚少,首先与劳动者自身的观念认知密不可分。在我们的传统文化中,勤奋工作被普遍认为是种美德。很多人拼命工作,包括连续加班,在一定程度上更是自愿的选择,是为了实现自身收益最大化。部分劳动者也清楚知道这对健康有害,但他们宁愿选择少休假。如此观点看似有理,其实逻辑荒谬,因为休假本身就是劳动者的权利,权利只关乎能否兑现,而与劳动者本身的选择并无直接联系。

  恰缘于此,透过“最不忍拒绝的请假条”承载的复杂情绪,最需被打量与关注的,仍然是现实中劳动者带薪休假落实的艰难。应该说,我们并不缺乏相关的休假法规。无论是之前的《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还是国务院去年颁发的《关于促进旅游业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都对职工带薪休假作出明确规定,但在现实中其依旧难以被普遍落实。缘由何在?最大的缘由可能仍在于劳动执法力度的欠缺,以及部分企业的漠然视之。

  在没有掌握更多的幕后信息前,直面一张“最不忍拒绝的请假条”,你可以说它催人泪下,而笔者想说,它其实也是劳动者逼仄权益的一次展示。而到底如何才能在工作与休假中获得某种平衡?除了让纸面上的劳动者休假权落地,传递威慑力,令其不至于无视员工的基本权益,没有捷径可走。别只对“最不忍拒绝的请假条”抒情,还请更多审视制度与执法的空白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