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我们病了你快回来吧
A06 安徽
2015年10月28日 星期三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24
安徽日报报业集团报系:
日期
更多
分享到:

广德一男子在妻子怀孕八个多月时失踪双胞胎女儿出现严重黄疸症状急待化验父亲血液来确诊

爸爸,我们病了你快回来吧


丈夫在自己怀孕八个多月时离开家,一个多月以来,杳无音信。因害怕断了联系,许在香为丈夫的手机号码充了钱,但听筒里传出的依然是关机的提示声。10月22日,许在香独自在医院生下了双胞胎女儿。不承想出生没两天,双胞胎接连出现了严重的黄疸症状,医生诊断是新生儿溶血病所致,但需要对孩子父亲的血液进行化验来确诊。可是,双胞胎并不知道她们的父亲现在在哪里,她们和母亲一起急切地盼望着他的归来,为她们治病,更为这个需要父爱的家。

一通电话,她才发现丈夫的谎言


“他说要等公公去南京,可公公根本没去过。”

  许在香是肥东人,今年36岁。她和广德男子小成(化名)结婚已经十年。虽然十年里经历了诸多波折,许在香也从来没想过小成有一天会和她不告而别。

  今年9月19日,小成离开已经怀孕八个月的妻子,说去南京的哥哥那里要钱。此后几天,许在香每天都和丈夫通电话。一开始说要等他爸去,后来说他妹“妹也要过去,一直拖了好几天,都没回来。”现在想来,许在香才知道,那些天,丈夫编着一个又一个谎言来欺骗她。

  9月25日,许在香和小成打了最后一通电话。电话那头,小成说他正在从南京回昆山(夫妻俩在昆山打工)的车上。可一直等到傍晚六点多,早该到家的小成依然不见踪影。再打电话时,许在香发现电话已经关机。

  以为丈夫手机没电,她又打了公公的电话。正是这个电话,让她发现了丈夫的谎言。公公说他还在湖州,根本就没去过南京。”听到公公这么说,拖着八个多“月的身孕,许在香到当地公安机关报了警,希望找到丈夫。

一路打探,丈夫抵押身份证借钱


“我怕他手机停机,还往里充了五十块话费。”

  9月26日,挺着大肚子的许在香被婆婆接回了广德杨滩乡的老家。因为找不到儿子,婆婆一气之下子宫癌病发,被女儿接到北京治疗。公公在湖州打工,顺便照顾许在香患病的大儿子。而许在香的母亲本身患有帕金森病,70多岁的老父亲要留在家里照顾老伴。

  这样一来,许在香只得一个人在广德待着。挺着大肚子四处求助的她,差一点早产。“10月初的时候,昆山那边一个认识的人打电话给我,说他(指小成)的身份证押在别人那里了。”

  听到这个消息,许在香又一路颠簸,回到了昆山。通过打听,她才知道小成之前找人借了500块钱,还把自己的身份证押给了别人。

  那些天,许在香不知道每天要打多少遍小成的电话,但听到的总是关机的提示。“到现在都没有停机。我怕他停机了,还往里面充了50块钱话费。”许在香期盼丈夫的回应,可换来的依然是一天天的失望。

顺利生产,多亏好心人帮忙照顾


“检查出是双胞胎时,我们两个十分高兴。”

“认识的时候谁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许在香回忆,2004年,她在无锡认识了即将退伍的小成。相识一年后,两人就结婚了。

  婚后,两人有了第一个孩子。可因为这个孩子生病的缘故,夫妻俩与小成家人的关系一直不好。在昆山居住多年,许在香在家照顾孩子,小成外出工作养家。在外打拼的小成,工作进行得并不顺利。

  今年年初,许在香发现自己又怀孕了。因夫妻间发生争吵,她一度不想生下孩子。但在小成的安慰下,她最终还是同意了。当检查发现怀的是双胞胎后,两人十分高兴。然而那份喜悦却没有延续到孩子出生。

  10月22日,许在香在广德县人民医院生下了双胞胎女儿。大的5斤2两,小的3斤8两。虽然丈夫和家人都不在身边,但有爱心人士的帮助和照顾,看着两个刚出生的女儿,许在香的心里也稍感安慰。

接连患病,女儿们分送两地治疗


“医生说要化验孩子父亲血液,我去哪里找他。”

  但就是这样小小的安慰和幸福都是那么短暂。出生第二天,小女儿便出现了较为严重的黄疸。由于病情严重,被转到了宣城市人民医院治疗。“正常的新生儿黄疸指数最高峰也只有200左右,但她的小女儿送来的时候有310。”宣城市人民医院新生儿科杨医生告诉记者,许在香的血型是RH阴性,而她的双胞胎女儿的血型是RH阳性,两种不同的血型导致双胞胎患上了新生儿溶血病,这种病会出现黄疸和贫血等症状。

  就在小女儿被送往市里治疗的第二天,大女儿也出现了与小女儿同样的病症,甚至更为严重,不得不送到杭州一家医院治疗。为了确诊孩子的病情,医生告诉许在香,需要对孩子父亲的血液进行化验,这让许在香感到头疼,因为她根本不知道失踪了一个多月的丈夫在哪。

为了孩子,希望丈夫能早日现身


“如果他知道我们母女状况,快点回来吧。”

  昨天,记者见到许在香时,她正在广德县人民医院办理出院手续,这距离她剖腹产才5天时间。

  身体瘦弱的她仅仅是从住院部走到门诊楼,就累得走不动路了。在两位爱心人士的帮助下,她办好了相关手续,之后拿着简单的行李在一间老房子住下了。那也是一位爱心人士免费提供的,屋内陈设简单,一张旧床上铺上了他们新买来的被子。要是没有他们帮忙,“ 我一个人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许在香感动地说。

  和记者说起小成离开那几天的事时,许在香突然笑得很大声,笑声里满是苦涩。“说他爸去了,他妹妹也去,原来都是骗我的。”丈夫的谎言,成了许在香心头挥之不去的伤痛。“不管怎样,如果他能看到新闻,看到我现在的情况,看到他的女儿们,我希望他能回来。” 本报记者曹庆女儿们还在杭州和宣城两地医院治疗,每天看她们的照片,是许在香最大的心理安慰。

(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