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凉好个秋
C12 家园
2015年10月28日 星期三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24
安徽日报报业集团报系:
日期
更多
分享到:

天凉好个秋


□合肥郑如

  他是我姐夫的爸爸,今年整整八十了,六年前,他把潘姨带回家时,全家几乎反目。那时候距丑娭毑去世还不到一年。

  丑娭毑并不丑,只是姓丑。丑娭毑在世的时候,他俩天天吵,其实主要是丑娭毑喜欢对他嚷。

  我这一辈子算是瞎了眼,怎么就找了你。

  这种情况下,他通常不回嘴,只是撇一撇嘴,摇一摇头。

  她掰起手指头开始数落他的不是,通常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比如他总是不记得她的生日了,总是和战友打麻将喝小酒不陪她了,总是买菜不还价,买的东西又贵又不好了。等到再也想不到要批判啥了,她就会转身从卧室里拿出他们金婚的婚纱影集给我们看,那上面的他虽然个子不高,眼睛不大,满脸皱纹,但是精神矍铄,神采奕奕,一身西服,显得文质彬彬,我们都说他是个帅老头,这时候丑娭毑脸上就笑开了花,说,年轻的时候他还是可以的。否则,我也不会看上他呀。

  这个时候,坐在摇椅上看报纸的他就呵呵一笑,说,你刚才不是还在说后悔跟了我吗?

  丑娭毑就会瞪他一眼,是呀,我现在还后悔呢。

  我们都喜欢他俩,丑娭毑心直口快,心里藏不住话,爱生气,脸变得特别快,但是她从不记仇,从不往心里去,他呢,脾气好,从不发火。

  可惜,丑娭毑离发现癌症到去世没捱过一年,临走的时候她对他说,虽然我骂了你半辈子,其实我最舍不得的还是你。

  丑娭毑走后,他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很少看到他笑了,话更少了。节日里一起吃饭,看他一脸落寞的样子,动作也比以前缓慢了许多。

  再去时,他家里多了个潘姨,是他的战友介绍给他的。

  乍一看,潘姨长得还有点像丑娭毑,大眼睛,宽嘴巴,爱笑,也爱说话,连高高的个头也像,只是瘦一点。潘姨小他差不多二十多岁,自己有一份退休工资,老公去世两年了,女儿也上大学了。

  两个儿子想不通,丑娭毑这才走了没多久,他就喜欢上了别人,心里这道坎怎么也过不去。

  脾气极好的他这次却特别倔,不跟儿子示弱。

  大儿子放下话,有我没她,有她没我。

  他说,我不吃你们的,不喝你们的,我的事我自己做主。

  小儿子说,进门可以,房子不能给她。

  潘姨说,我不要老爷子的房子,我只要一个伴。

  一不要钱,二不要房子,两个儿子不好再反对,潘姨就这样进了他家的门。

  六年过去了,他的身体越来越好了,头发竟然还没有全白,腰板像年轻时一样挺得很直,神清气朗,步履轻松,潘姨也富态了许多,竟然越来越像丑娭毑了。

  这一次回乡正好赶上了他的八十大寿,生日宴上,他笑眯眯地端着酒杯和前来祝贺的亲朋好友一一碰杯,声音爽朗地回应着大家的贺词,而潘姨,坐在他的身边,浅浅地笑着,时不时低声劝他少喝一点,眼睛一刻也不离开他的脸。

  等大家一一敬完,潘姨站起身,端着酒杯,她说,我没有文化,也不会说话,但是,今天是老爷子的好日子,我只想对老爷子说一句,老尚,我要一直陪你到老。

  一直以为,人生过半,已经入秋,总有一种萧索寒凉之感,今天,我才知道,八十不言老,天凉好个秋。

  一直以为,就像歌词里唱的那样,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今天,我才知道,陪着八十岁的老人一直到老,老到哪儿也去不了,对老人而言,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窗外秋阳正好,和煦的光线透过玻璃洒进来,把他的脸照得异常生动起来,他说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我只知道,他的脸上写满了幸福,我只知道,这个秋天,因了这些人,我觉得秋天无限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