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 新闻论坛
2017年02月10日 星期五
国内统一刊号:CN34-1090/G2
安徽日报报业集团报系:
日期
更多
分享到:

造就了信息高度繁荣的大数据时代,人人都有麦克风,也造就了存在巨大风险性的群体传播现实,话语权的天平失衡。社交媒体特有的传播机制使得“把关”缺位;二是社交媒体中信息过载以及信息的严重同质化使得受众的注意力成为了一种稀缺资源,上至社交媒体服务商、下至普通自媒体公众号,无不在刻意追求用户需求体验的满足最大化。长期以来严格的新闻审查制度和公共部门在各类突发事件中的三缄其口,也日益加剧了公众对建立通畅的信息传播渠道的渴望程度。积重难返的信息传播大环境下,“公众更介意媒介是否遮蔽了信息,对于媒介放大信息的行为并不敏感。”

(二)社交媒体文化的回归

“历史中的每一个社会都有它自己的大众文化,而今天的大部分大众文化是大量制造的并通过大众媒介来散播的”,在媒介与大众文化的伴生发展过程中,大众文化日益被打上媒介的烙印,而大众文化浸润下的社会生活也逐渐显露出媒介化的痕迹。然而在市场经济下,资源总要被消耗转化为商品,而商品则是被用来消费以换取商业利润。当注意力日渐成为稀缺资源,更多的文化以产品的形态呈现并供大家随意挑选和买卖,媒介文化便有了商业属性,媒介的信息传播就有了对消费价值的比对和思量。

  青年大学生普遍处于心理断乳期,长期以来说教式的主流文化和高位徘徊的精英文化浸润,日益加速了他们对道德约束之下的传统社会的逆反与逃避情绪,以及对独立、无束缚、甚至是狂欢式生活体验的渴望。由于大众媒体是社会情绪的体现,青年阶层强烈的情绪需求必然激发出大众媒介的技术发展,社交媒体因此应运而生:在线即时交流、虚拟社会交往、网络兴趣圈子,虚拟的社会化交往模式使得传统社会的架构崩塌,商业化、娱乐化、道德无准则化随即泛滥开来。一旦青年大学生开始消费、甚至迷恋或盲从于这种社交媒体文化,由此产生的高校社交媒体信息风险就将不可避免。

  二、高校社交媒体信息风险的规避策略

  当前,高校社交媒体中的信息量高于大学生所能消费、承受或需要的信息量,大学生对信息反应的速度也远远低于信息传播的速度,大量无关的冗余信息严重干扰了我们对相关有用信息的准确分辨和正确选择,高校社交媒体信息风险的规避与治理已迫在眉睫。

(一)强化以主流文化认同感为重点的高校媒介素养教育

“当前媒介素养教育的突出难点是缺乏对现行主流文化的认同感”。因此,高校的媒介素养教育不能再只着眼于技术普及与阐释角度,而应该包容青年大学生的心理视界,不再主观地急于对一切非主流、非传统、有道德瑕疵的信息和传播行为进行无差别恫吓和棒杀;要加大对媒介素养教育实验室的建设支持,尝试进行大众体验式教育,用实验室情景还原、数据分析、模拟引导等形式,引导广大青年大学生认识当前现实而复杂的社交媒体传播环境,逐渐树立社交媒介风险意识。同时,高校还应该挖掘、整合、包装和传播一批符合社交媒体传播规律和青年大学生审美需求的校园文化、社会主旋律文化产品,让传统的文化引领重新在社交媒体传播环境下焕发新的生命力,将与主流文化渐行渐远的青年大学生群体拉回正轨。

(二)寓堵于疏,进行有群体性情绪基础的日常疏导

  社交媒体高度发达的现代信息传播环境,谁也无法做到对信息的全盘封锁。而且,社交媒体中不计其数的社交圈将用户分割为无数的小群体,若干群体失控危害性其实是可控的;但高校社交媒体信息风险的爆发往往蕴含着普遍的社会心理基础,风险信息一旦与压抑的青年群体情绪相呼应,风险便可能在最简单的读、转、评中被无限放大。

  作为高校信息的主管部门,要转变遇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