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 新闻e家
2017年04月10日 星期一
国内统一刊号:CN34-1090/G2
安徽日报报业集团报系:
日期
更多
分享到:

户emoji的使用报告。从报告中可以看到,emoji在美国使用非常普遍,据统计,74%的美国人每天都会使用emoji,近一半的Instagram评论则都含有emoji。除去休闲娱乐,发表在《天体物理杂志》上的论文“ImpactofAtmosphericChromaticEffects onWeakLensingMeasurements”,成为了第一篇公开使用emoji表情的文献。2013年“Emoji”一词收入了《牛津词典》。

  如今的社交网络,emoji表情使用已经非常广泛。国内社交APP如微信、微博、QQ,输入法(搜狗、百度),以及苹果设备自带输入法都内置了emoji表情,而国外,Instagram、twitter等,甚至还建立起了emojipedia,能查抄各种emoji含义。

  网络表情是语言形象化的结果,视觉性成为网络表情最具感知力的地方。图像能使我们从客观世界中,找到它的对应物,能直接直观形象的表现聊天双方的心情、表情、身姿形态等,给人以面对面交流的体验。或者也是这样的原因,emoji的使用才会变得如此普遍。

  二、Emoji表情的传播机制

  微信2015第一季度显示微信活跃用户已经到达5.49亿,覆盖至200多个国家。微信内嵌了20个emoji表情,同时搜狗输入法、百度输入法、以及苹果手机自带内嵌emoji,依托社交媒体来进行对话使用emoji表情的频率较高。人际传播指个人与个人之间的信息交流,本文更偏重于网络中的人际传播,并从传播者、接受者、媒介三个方面来分析emoji表情的传播机制。

  (一)传播者

  交流是两个人之间安抚的交换,伯恩把交流称为“沟通的基本单位”。作为人际传播的一环,交流在其中产生着重要的作用。交流的第一条法则在于只要交流是互补的,沟通就能够无限地继续下去。

  “有时候当我在facebook上和我的姐姐聊天时,当我们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才发送emoji表情……”、“昨天是pancake day,因此我发送了emoji表情里的一些‘pancake’来结束了对话。诸如此类情况,我觉得是意味着已经无话可说……”、“就像我发送的一些图片那样,比如我烹了一条鱼,我会使用emoji表情……”

  如上述情形,在网络聊天中,当对话无法再进行下去的时候,使用emoji似乎能更好的作为对话终结而又不显得失礼,简单的表情胜过一言不发或千言万语。而对于并未终结的谈话,作为维持互补交流的一部分,emoji表情延续了意犹未尽的对话,弥补了双方在“不想结束谈话状态”“无法继续文字交流”和 的不统一,使用emoji来暂时代替文字的缺失,让交流得以继续。

  索绪尔认为,符号具有主观性和任意性,并将其看作是能指与所指的结合。作为emoji表情的使用者,在选择表情时将会选择最能传达出自身情绪的emoji符号,以此来传递最能表现自己意愿的信息。由于emoji相较于其他表情符号直观性较高,传播者在编码的过程中,能更好的与解码达成一致,使得沟通过程有效进行。

(二)接受者

  符号互动理论指出人际交流以各种符号作为中介,在社会互动过程中,根据自身对事物意义的理解来应对事物,通过对对方符号的解释而做出相应的理解。对于传播者发送的emoji表情,由于其直接表意性与形象性,在解码过程中不会造成较大的理解偏差。在网络所架构的虚拟环境中,交谈双方真实的个体并未展示出来,无法通过对方的真实表情、神态等个人特征来获得认知以解读对方本意,网络表情则使得这一解读从文字演变为视觉图像。接受者从发来的emoji表情里,去理解和解码传播者的心理状态和情绪。从其已有认知对表情动作进行解读,传播者的情绪与信息能被接受者顺利解码,实现意义的交换与理解。

  除此之外,情绪共享理论认为,个体和他人